插曲

泊在河上的小钓舟里坐着爱因斯坦和贝索。贝索在吃奶酪三明治,爱因斯坦一边叭嗒烟斗一边收渔线。

“常能钓着点儿啥么,就这么着阿勒河中间来条小船?”贝索问道,他以前从没和爱因斯坦钓过鱼。

“钓不着,”爱因斯坦边甩钓线边说。

“咱们是不是离岸近点儿,靠着那些芦苇?”

“行,”爱因斯坦说道,“那儿也什么都钓不着。你包里还有三明治么?”

贝索递给爱因斯坦一个三明治和一瓶啤酒。他微微觉着不该在星期天下午和朋友一块儿出来。爱因斯坦是打算独自钓鱼思考问题的。

“吃吧,”贝索说,“你别老收线,歇会儿。”

爱因斯坦把鱼食搁在贝索的腿上,开始吃饭。两个朋友沉默了一阵儿。一艘红色小艇驶过,他们在掀起的波浪里一阵颠簸。

吃了午饭,爱因斯坦和贝索拿掉座位躺下,望着天空。爱因斯坦今天不打算再钓了。

“米歇尔,你看那云是什么形状?”爱因斯坦问道。

“我看是一只羊在追一个皱眉头的人。”

“你是个很实际的人,米歇尔。”爱因斯坦眼睛盯着云,心里想着他的研究,他想把自己的梦说给贝索听,但又不知从哪儿说起。

“你的时间理论会成功的,”贝索说道,“等成功了咱们再来钓鱼,到时候你给我讲讲。等你出了名,别忘了你是第一个讲给我听的,就在这条船上。”

爱因斯坦笑了,云朵随着他的笑声前仰后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