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相信地球是圆的

某些地方或者其他地方——我认为它是在《圣女贞德》的前言里——肖伯纳认为今天的我们比起在中世纪时更易受骗且更迷信,做为一个现代轻信的例子,他引用了广为流传相信地球是圆的例子。普通人,说肖伯纳,不能为了认为地球是圆的只提出一个单独的理由。他仅仅是囫囵吞枣地轻信这个理论,因为有某种东西吸引了20世纪的思想。

现在,肖伯纳在夸张,但在他说的里面有某种东西,并且这个问题是值得继续探寻的,为了阐明现代知识。可是为什么我们相信地球是圆的?我不是指几千名天文学家、地理学家等等,他们能够拿出显而易见的证据,或者有一个理论上的根据,而是指普通的读报的市民,例如你和我。

至于平面地球理论,我相信我能够驳倒它。如果你在晴天站在海边,你能看见在地平线上通过的轮船的桅杆和烟囱而船却看不见。这种现象通过假定仅仅能够被解释为地球的表面是曲线。但它并不能说明地球是球形的。想象另一个被称为蛋形地球理论,它声称地球形状象一个蛋。我能反对它什么呢?

反对持球形地球论的人,我打出的第一张牌就是与太阳与月亮相类比。持球形论者迅速回答说不知道,通过我自己的观察,那些天体是球形的。我仅仅知道他们是弧形的,而且他们完全可能是平面的圆盘。我没有回答那个人。此外,他继续说,我有什么理由认为地球肯定是像太阳和月亮一样的形状呢?我也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我打出的第二张牌是地球的影子:当出现食现象时地球投影到月亮上,它显得是一个圆形物体的影子。但我怎样知道,要求持球形地球论者,月食是通过地球的影子导致的吗?回答是我不知道,但是已经盲目地从报纸文章和科学册子里获得了这条信息。

在这个较不重要的交流中被击败,我现在打出女王牌:专家的观点。皇家天文学家,应该知道,告诉我地球是圆的。持球形地球论者将他的国王牌盖住这张女王牌。我已经检验了这位皇家天文学家的陈述,我甚至会知道一种检验它的方式?于是我抛出我的牌A。是的,我了解一种测验。天文学家能够预言天体食,这提到了他们的太阳系是相当健全的观点。我呢,对于我的高兴来说,用接受他们关于地球的形成如此的说法来判断。

如果持球形地球论者回答——我相信什么是真实的——古代埃及人,认为太阳围绕地球旋转,也能预言天体食,于是我失去了我的牌A。我仅有一张牌留下:航海。人们能够围绕世界航行,并且到达他们瞄准的地方,通过假定地球是球体来计算。我相信自己能够在争论中完全击败持球形地球论者,虽然他可能有某些筹码。

它将可以看到我的对于认为地球是圆的看法是相当轻信的结果的理由。但这是一条例外的基本的信息。在其他的大多数问题上,我将不得不求助于更早些时候的专家,并且会更不太可能检验他的陈述。而且我们知识的极大部分是在这个水平上。它不是依赖于推理或实验,而是权威。那么它怎样才能是不同的,当知识的山脉是如此巨大以至于专家他自己一旦离开他的专业领域就成了一名无知者?大多数人们,如果要求证明地球是圆的,甚至不会妨碍产生我在上面已经提到的相当虚弱的争论。他们会通过说"每一个人知道"地球是圆的来开始,并且如果更进一步表达,会变得生气。在某种方式上萧伯纳是正确的。这是一个轻信的时代,而且我们现在不得不携带的知识的负荷部分地是有责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