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诞生

米.普里什文

有这样的情况,某人在积雪很深的雪地里穿过,结果他并不是白费力气,另一个人怀着感激之情顺着他的脚印走过去,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于是,那里已经可以看到一条新的小路。就这样,由于一个人,整整一冬就有了一条冬季的道路。

可是,有时候一个人走过去了,脚印白白留在那儿,再没有任何人跟踪走过。于是,紧贴地面吹过的暴风雪掩盖了它,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

大地上,我们所有的人命运都是这样的:往往是同样在劳动,运气却各不相同。

不知为什么,我们似乎觉得,如果是鸟,那么它们就多半会飞;如果是扁角鹿或老虎,那么它们就在不停地跑,不停地跳。实际上,鸟停的时候比飞的时候多,老虎懒得很,扁角鹿常常吃草,只是嘴唇在动。

人们也是这样。

我们总是在想,人生中充满了爱,而当我们问问自己和别人——谁有多少时候在爱,却原来竟是那么少!请看,我们也有多么懒惰啊!

在我漫长的一生中,有多少小小的子弹和霰弹落到了我的身上,不知从哪儿飞来,击中我的心灵,于是给我留下许多弹伤。而当我的生命已近暮年,这些数不尽的伤口,开始愈合了。

在那曾经受伤的地方,就生长出思想来。